蒋欣、杨烁持股公司艺能传媒股权被冻结45.31% 近日,公司发布公告称,公司创始人兼第一大股东贺为被司法冻结其持有的公司股份2855.43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&nb

当前位置:中国报告网 > 行业资讯 > 资本市场

蒋欣、杨烁持股公司艺能传媒股权被冻结45.31%

字体大小: 2017-12-22 17:04  来源:中国报告网

中国报告网提示: 近日,公司发布公告称,公司创始人兼第一大股东贺为被司法冻结其持有的公司股份2855.43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&nb

  

         近日,公司发布公告称,公司创始人兼第一大股东贺为被司法冻结其持有的公司股份2855.43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 45.31%。司法冻结期限为2017年11月27日起至2020年11月26日止。冻结股份已在中国结算办理司法冻结登记。


         对于被冻结的原因,公司称是上海久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上海天循久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与贺为先生的合同争议,向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申请对贺为先生采取财产保全,冻结贺为先生名下2855.43万股股权。

         据悉贺为是公司控股股东,持有公司45.31%的股份,现任职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,被冻结的股份相当于其所持有的全部股份。

         艺能传媒是一家新三板影视公司,曾出品过电视剧《狭路》《蚂蚱》等,在业内并不是十分有名。但是拥有蒋欣和杨烁两位明星股东,其中杨烁持有公司3.97%股份,为公司第三大股东;而蒋欣间接持有公司0.78%的股份。


         这个股权冻结纠纷只是撕开了艺能传媒内部问题的一角,这家公司在股权结构、业绩对赌、现金流方面存在着多种问题,真实的公司情况让人触目惊心。

         因业绩对赌失败被冻结股份?
         艺能传媒贺为与上海久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上海天循久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合同争议相当有意思,看上去像是一起典型的资本市场对赌失败案件。

         在说这件事之前,有必要先把涉及到的几家公司背景关系交代一下。经过文娱商业观察层层梳理发现,久奕复熠、久奕炎泽和天循久奕同时都是艺能传媒的股东,持有艺能传媒不同数量的股票,同时天循久奕又是久奕复熠、天循久奕的股东,关系相当复杂。


         这三家股权公司背后又同时指向自然人孙奕阳,她是三家公司共同的股东。根据资料,孙奕阳是投资方代表,任艺能传媒董事,也是在上海久奕投资管理公司任合伙人。

         事情到这里似乎已经很明白,虽然久奕复熠、久奕炎泽和天循久奕以及久奕投资之间的关系复杂微妙,但是本质上它们都是同一家公司,并且和艺能传媒有对赌在身。

         根据招股书资料,久奕复熠、久奕炎泽在2015年分别出资1000万元、2000万元参与艺能传媒的定增,并在定增的过程中签下了对赌条约,约定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完成业绩不少于承诺扣非净利润的80%。

         但是艺能传媒已经连续2年没有完成了。2016年本该完成扣非净利润5520 万元,但是实际上只完成2897万,与最低承诺业绩的 80%即 4416 万有一定差距;2015年情况同样如此,本该完成4600万元业绩承诺,但是最后实际业绩只有3443万元。

         业绩不达标,对赌失败,按照约定是需要贺为部分或者全部赎回股份的,但是到目前为止艺能传媒并没有发布公告对这一事情进行公开解释。

         这难免让人猜测,此次股份冻结是否与对赌失败有关?文娱商业观察在全国裁判文书网上并没有找到相关的判决文件,询问艺能传媒相关工作人员也未得到回复。

         电视剧《我想,我爱你》投资纠纷让艺能传媒躲过一劫

         这不是艺能传媒遭遇的唯一烦心事,近期还有一件诉讼纠纷也困扰着它,只不过这次艺能传媒是原告。

         事情是这样的,在2016年7月份,艺能传媒和上海圭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电视剧《我想,我爱你》联合投资摄制合同,该剧投资预算总额为 1.8 亿元整。其中艺能传媒出资9900 万元整,占本剧投资比例的55%;圭盛文化投入资金额度为 8100 万元整,占本剧投资比例的 45%。

         双方约定崔胜铉(TOP)为本剧男一号,袁姗姗为本剧女一号,郑伊健为主演,由圭盛文化负责搞定韩国演员崔胜铉的档期。


         但是在2016年7月份支付1000万元投资款后,艺能传媒得知男一号韩国演员崔胜铉(TOP)无法参演;因此状告圭盛文化,索回已经投资的1000万元以及违约金200万元。

         这个案件的核心焦点是崔胜铉,他曾是韩国顶级的偶像明星,是韩国人气组合BIGBANG成员之一,也是一名优秀的演员,曾获得过包括釜山国际电影节最佳新人奖在内的多个奖项,在中国也有非常高的知名度。

         艺能传媒很显然想借助韩流的巨大影响,推出带有韩国顶级艺人的电视剧。虽然说圭盛文化没有履行合同,对艺能传媒造成了一定的损失,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,其实艺能传媒赚了。

         就在合同签订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就爆发了令人瞩目的限制韩国艺人相关事件,导致涉及韩国的电视剧、电影、综艺一切都停掉,中韩交流陷入了冰点,如果合同继续履行下去,这个电视剧在公开平台上播出的可能性为零,到时候可能赔得血本无归。

         就连崔胜铉本人,在韩国也已经声名狼藉,几无价值可言。他先是在今年2月份进入部队服兵役,而后被曝出有吸毒问题,因此遭到舆论和军方的双重“拷打”,偶像地位也一落千丈,已经到了出门会被扔鸡蛋的程度,处境比柯震东还要凄惨。
         这样的艺人,即使在中韩关系回暖,解除韩国艺人限制的情况下,估计也很难在中国得到认同,到头来还是亏损。

         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,艺能传媒是幸运的,没有合作成功让其避免了更大的损失。

         公司净利润锐降7成,现金流恐承压

         这两个诉讼争议之下,艺能传媒2017年过得有一点艰难。
         根据艺能传媒2017年半年报,其上半年营业收入3443.83万元,同比下降23.05%;实现净利润365.45万元,同比下降72.95%,业绩处于“腰斩”状态。

         对于营业收入下降的原因,艺能传媒称前期拍摄完成的作品中仅有《惊蛰》《狭路》《蚂蚱》三部作品在 2017 年上半年实现发行收入并结转成本,且无首轮卫视等大额发行收入,而去年同期有4部电视剧和2部代理发行的电视剧,因此收入差别较大。


         净利润的下降则原因复杂得多,不仅有营业收入下降带来的影响,还有管理费上涨、电影形成存货无法贡献利润,还有财务费用增加等。

         但是在文娱商业观察看来,这些虽然对于艺能传媒有很大影响,但是不足以致命,而其最大的问题可能会来自现金流压力,这对于影视公司或者说任何一个公司来说,都是底线。
         看现金流首先看目前账上的货币资金。上半年艺能传媒合并口径下账上资金仅有1138.72万元,到母公司层面不足千万元。
         这对一个公司是十分危险的信号,因为艺能传媒的一年内到期借款为2500万元,这意味着目前账上的现金不足以支付短期借款,加上公司日常运营开销、影视作品投资等开支,现金流捉襟见肘。
         到时候还是会走上拆东墙补西墙的老路。

中国报告网提示: 近日,公司发布公告称,公司创始人兼第一大股东贺为被司法冻结其持有的公司股份2855.43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&nb

购买流程

  1. 选择报告
    ① 按行业浏览
    ② 按名称或内容关键字查询
  2. 订购方式
    ① 电话购买
    【订购电话】010-56075101 400-007-6266(免长话费)
    ② 在线订购
    点击“在线订购”或加客服QQ1174916573进行报告订购,我们的客服人员将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;
    ③ 邮件订购
    发送邮件到sales@chinabaogao.com,我们的客服人员及时与您取得联系;
  3. 签订协议
    您可以从网上下载“报告订购协议”或我们传真或者邮寄报告订购协议给您;
  4. 付款方式
    通过银行转账、网上银行、邮局汇款的形式支付报告购买款,我们见到汇款底单或转账底单后,1-2个工作日内;
  5. 汇款信息
    开户行:中国建设银行北京房山支行
    帐户名:观研天下(北京)信息咨询有限公司
    帐 号:1100 1016 1000 5304 3375

成功案例

最新报告

最新市场调研报告

热点资讯

市场分析